首页 电视剧 新生
《新生》第6集分集剧情

第6集

通过桌上的金表,张萱发现了不对劲,问费可这表是谁的。费可镇定自若,他说这表是老金的,昨晚他也喝多了,拉着费可称兄道弟,还把这大几十万的表送给他。张萱打消了疑惑,费可转移话题说昨晚的演出,他的母亲也来了。

母亲对张萱在舞台上的表演很满意,费可就把两人正在恋爱的事说了,母亲虽然没有明确表态,但也没有反对。而后费可安排张萱和母亲正式见面,在见面前,张萱费心思挑选衣服,但费可不是说太土就是已经过时,总之没一件衣服合适穿去和自己的母亲见面。好不容易挑选好衣服,张萱开始化妆,费可在一边用手机回信息。

张萱问他在和谁聊天,费可也没有说,扭头一看她化很浓的妆,当即就说他们要去的是高档的云顶阁西餐厅,不是登台表演,更不是去参加县城电视台的春节晚会。他这话很过分,张萱立刻卸妆,然后跑过去夺走费可的手机,看到他和他母亲的聊天,终于反应过来费可的母亲根本看不上她,更没有同意她去餐厅见面。

费可安慰张萱,但这只言片语的安慰起不到任何作用,反而激起张萱更多的自卑,自尊心让她和费可提出分手。对于程浩和陈树发等人来说,张萱和费可的这些事都很私人,也没有什么说出来的必要。张萱接下来说了一个令人意外的细节,和金总聚会那晚,她喝的那杯酒有问题,而她的生活也是在和费可分手后开始崩溃的。

分手后的张萱痛苦不已,甚至开始自残,后来终于联系上费可,室友陪她去包厢找费可,但费可并没有提出复合。张萱看到包厢里其他女人长得很漂亮,便萌生要去整容的想法。她去到整容医院,透支信用卡做了整容手术,后来更是搬出宿舍在酒店居住,有一段时间联系不上费可。

再次见到费可仍旧是在KTV,漂亮的她让费可刮目相看,但他们的感情却回不到从前。傻傻的张萱为了留在费可身边,开始频繁出入各种KTV,以朋友的身份和费可玩。为了变得更加漂亮,张萱不间断地继续整容、打针,将医生叮嘱的戒烟戒酒置若罔闻,混迹在声色犬马和灯红酒绿之间的她,不仅没让费可回心转意,她自己也开始后悔整容。

何珊问费可骗走了她什么东西,张萱认真地说费可骗走了她的纯真,陈树发和程浩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不屑一笑,对于他们来说,纯真分文不值。

接下来轮到何珊说她和费可的故事,程浩却对何珊产生了怀疑,因为何珊从始至终都在引导别人说出故事,并且还能点出一些被人忽略的细节。

程浩翻出何珊包里的录音,发现何珊一直在调查费可及其身边人。程浩对其进行质问,陈树发忽然站起来说是他请何珊来调查费可,今天请他们来的人也不是费可,而是陈树发本人。陈树发打开他刚才一直坐着的沙发,里面赫然是被反绑着手堵住嘴的费可。